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新浪视频专访】亚洲通讯社社长徐静波:产学研一体化是企业转型升级的一个重要机制
2020-04-23 16:59

由制造业国际联盟、中国机械工业企业管理协会主办,天津爱波瑞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承办、天津市滨海新区人民政府和天津市工业和信息化局特别支持的第十六届中国制造业国际论坛于10月15日至17日在天津举行。围绕“创新融合共创中国制造高质发展新未来”这一主题展开,1800余人汇聚津门,共享盛举。

image.png


谈及技术创新,亚洲通讯社社长徐静波在与新浪财经对话时表示,过去中国经济实现了高速发展,但省略了“过程”,这导致了当前中国产业进入修补期。因此,在修补期技术创新和企业转型中,必然出现新需求的增长点。

 

同时,在论坛上徐静波还谈到了日本企业转型的问题,并举了几家日本著名企业的例子。

 

首先是索尼公司。索尼公司在抛弃了电脑等电子产品之后,重点发展电子零部件产业。譬如,索尼的传感器目前占据了世界53%传感器市场,一度曾经达到过70%。同时,索尼积极拓展与教育、音乐、烹饪机器人、陪伴者等相关的产品开发,做未来生活的倡导者。我们现在比较少看到索尼的终端产品,但是,索尼在2018年的利润额创下了近20年来的最高值。


其次是NEC。NEC公司是日本最早做商业电脑的公司,其在国际IT领域,有着巨大的引领力,是日本最大的IT与AI方案的提供商。它早在10年前,就抛弃了电脑事业,全力构建全自动驾驶系统,开拓宇宙空间通讯系统,注重人脸识别技术研发,NEC是2020年东京奥运的最主要的电子服务商。前不久,NEC公司开始着手飞行汽车管理系统的研究,他们预估到10年、20年之后,人类社会需要这一套系统。


再来看看东丽公司。这是世界最大的一家纺织品制造企业。纺织品制造企业如何转型?它利用纺织技术向材料企业转型,东丽公司研发的炭纤维材料,现在已经是波音787的机体材料,而且还开始用于汽车车体制造。东丽公司还参与健康产业,日本厚生劳动省已经批准了东丽公司的一项医疗技术进行临床应用——用一滴血查癌症。


我在讲演中,曾经多次提到富士胶卷公司。当数码相机浪潮来临,人们不再青睐于胶卷的时候,柯达破产了,富士胶卷则寻求凤凰涅磐。它充分利用胶卷的药膜技术,研发新药和化妆品。利用图像技术,开发出新型的医疗诊断系统“REiLI”。上午的圆桌会议上,富士胶卷的中国创新中心所长徐瑞馥女士介绍了富士胶卷的最新创新成果。


我相信,富士胶卷未来引领世界的,绝对不会是那一套医疗诊断系统,而是iPS细胞生产设备,因为富士胶卷已经是世界iPS细胞生产设备的最大的专利拥有者,而未来数年内,iPS细胞治疗将会结束临床试验进入临床治疗,世界的医疗将进入器官再生治疗阶段。因此,毫无疑问,富士胶卷它最终会转型为一家杰出的再生医疗公司。


我们抛弃了胶卷,发现现在也开始逐渐在抛弃数码相机,因为现在智能手机的照相功能是越来越高清。富士胶卷痛苦完了,接下来轮到佳能痛苦。大家知道,佳能是世界数一数二的照相机制造企业,但是,这几年,相机的销售量直线下滑。


怎么办?佳能也只能转型!它向哪里转?向医疗产业转。它收购了东芝的医疗设备事业,在东芝优秀的医疗系统基础上再结合佳能独有的照相与成像技术,开发出了世界最先进的PET-CT。佳能还不满足,它还向另一个领域转型,那就是宇宙产业。2017年,佳能利用高超的照相技术研发的低轨卫星发射升空,预计能开拓出30亿美元规模的小型卫星市场。


以上几家日本企业,都是我们非常熟悉的企业,从他们的转型创新中,我们可以发现一条规律,那就是,日本企业的转型创新,不是“破旧立新”,而是在已有的技术基础上实现的转型创新。这一点,很值得我们中国企业学习参考。你不要看别人在做什么?而是要想“世界还缺少什么?”只有带着这一种情怀和创意,才能不断地研发与生产出“世界唯一”或“比别人更好”的材料与产品,而不是跟着别人屁股后面跑。


跟着别人屁股跑,是跑不过人家的,因为日本企业的转型,大多是站在高速公路的十字路口选择转型,我们中国许多企业还站在一级公路的十字路口选择转型,起点不一样。所以,我们要选择“弯道”,“弯道超车”是有风险的,但是也是唯一能够超越别人的途径。这个“弯道”,就是研发别人还没有的东西。所以,中国企业必须加强基础研究,必须拥有自己核心的技术。这个转型创新的过程会很漫长、也很艰辛,但是我们必须沉下气来走,而且必须走下去!